以专业精神“守望”世界文学现场,上海出版专业品牌效应凸显

经央视记者向日本海上保安厅核实,确认在12日晚,受19号超强台风“海贝思”影响,一艘巴拿马籍货船在日本近海沉没,有5名中国籍船员遇难。12名外国籍船员当中,共有7名中国籍船员,其中2人获救,另外5人不

业内人士认为,在系统、大规模的图书系列背后,正是上海出版商通过精耕细作积累的精确文学判断。这种不懈的努力开拓了国际文学市场的领域。

最近宣布的诺贝尔文学奖颁发了“双黄蛋”。结果对上海出版商来说并不陌生。早在10年前,上海人民出版社世纪文婧就获得了2019年获奖者、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的中国版权。九部作品一夜之间印刷完成,每部估计印刷量为50,000册。2018年获奖者、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库克(Olga Tokarcuk)购买了浙江文艺出版社上海分社的最新两本小说,并将于明年出版中文译本。更不用说石黑一雄、奥尔罕·帕慕克等人在获奖之前就已经获得了上海出版业的独家版权。他们分别发布了9个和13个中文版本,引领了国内图书市场。“胜率”如此之高绝非偶然。背后是上海出版业多年来的专业实力和毅力。

汉德克的九个中文版本

在过去的几天里,诺贝尔奖在图书市场的效应,加上不断发酵的受欢迎程度和公众的赞誉,已经看到许多获奖图书畅销,个别图书的销量甚至飙升了500倍。对于一些电子商务平台来说,印刷书籍的预售和交付期被设定为一个月后...在上海人民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王宋伟看来,这是该出版社眼力和笔力的“证明”,也是长期“观察”世界文学场景、挖掘和传播探照灯等优秀作品的专业反馈。

早在该奖项颁发之前,版权就被引入,高质量的作者被“锁定”在早期布局中。

浩瀚的书海考验着出版商的判断力和远见。如何主动部署“锁定”的高质量作者资源?早在10年前,世纪景观就开始引进彼得·汉德克作品的翻译。自2013年以来,先后推出了《责骂观众》、《守门员面对点球的焦虑》、《没有欲望的悲伤旋律》、《左撇子女人》、《回家慢》、《去第九个王国》、《是时候陌生了》、《论疲劳》等中文版。

1966年的戏剧《责骂观众》为韩珂赢得了欧美文坛的广泛关注,但他在中国仍是少数。引言开始时,世纪景观总经理姚冉莹被韩珂的叙述风格所感动。她认为这是“一个遵循亚里士多德传统的作家”。她并不担心自己的作品卖得不好,而是希望优秀的作品能带给读者纯粹的文学乐趣。因此,就出版设计理念而言,这一套译文成为景观团队制作一大套文学书籍的最早尝试,“从封面到编排,简洁统一,不哗众取宠,卖给真正喜欢文学和戏剧的读者”

赢得版权并在协商后出版这本书是让更多人分享好作品的第一步。这是保持出版品牌、扩大作者影响力的唯一途径。2013年,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在上海书展上接受了上海国际文学周的邀请,但不幸的是,他因病无法出席。2016年10月,在出版商的催促下,韩珂第一次来到中国。作家孙甘露是上海活动的对话嘉宾之一。他的记忆仍然清晰。在上海思南阅读俱乐部和上海作家协会大厅举行的新书分享活动挤满了人。互动问题非常专业,给作者留下了深刻的个人印象。中国读者对上海出版商作品和专业素质的理解深深打动了他。

帕慕克的代表作

早些时候,另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也成功地“赢得”了世纪文坛。“出版与跑步非常相似。坚持“专业化”需要艰苦的训练、持续的挑战和极其自律的生活。如果任何链接被破坏,也不会有什么意外。”姚冉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日常选题和阅读过程中,出版商和编辑应该磨练自己的眼睛,寻找能激发阅读激情的优秀作品。将一份手稿转化为满足读者需求的产品;绞尽脑汁取得突破,说服作者将每一项工作与创新的营销推广计划相匹配……”“这是我们的日常工作,我们应该不断地融入、学习、观察和实践。”

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马克的两部最新作品

同样,在奥尔加·托卡库克(Olga Tokarcuk)获得诺贝尔奖的前几个月,浙江文艺出版社上海分社获得了她的两部最新作品的版权,即小说《米谷园》和短篇小说集《怪异故事》。为了最大限度地尊重原著,这两部作品将直接从原波兰文翻译过来,这样读者就能充分感受到作者语言的魅力。

精耕细作赢得了专业声誉,开拓了国际文学市场。

以专业的眼光瞄准最新发展,不急于求成,立竿见影,坚持精耕细作,赢得读者和市场的肯定和好评,已成为上海出版业的共识。多年来引领国内翻译文学出版业的上海翻译出版社拥有许多诺贝尔奖作家作品的中国版权。除了石黑一雄,海明威和福克纳等早期获奖的著名艺术家的版权一直保留到公开发行。也有公认的作家,如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和村上春树(Haruki Murakami),他们是世界文学巨匠和诺贝尔奖获得者,他们作品的许多中文译本继续畅销。

“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国际版权环境中,出版品牌需要长期关注。经营一个作家的作品不仅仅是一次性的交易。从回复邮件到规划和组织日常关系和分销活动,一支高专业素质的团队是必不可少的。”上海翻译出版社副总编辑黄玉宁告诉记者,没有怯场、自信、能对话、聪明的出版商可以赢得作者和版权代理人的信任,不断拓展国际文学的市场领域。

挪威现当代文学翻译

近年来,除了英语和美国语言,上海出版业也把目光转向了更多的少数民族语言。例如,上海翻译出版社引进出版的“挪威现当代文学翻译群”是中国最大、最全面的挪威现当代文学翻译群集合,填补了目前挪威和北欧优秀文学翻译的空白。

“几年前,出版社开始关注那些影响不可忽视的相对较小的少数民族语言文学。该团队包括几乎所有语言的专业编辑。这一优势使得文学成果不会因为地理语言障碍而被忽视。”黄玉宁说道。然而,在系统而大规模的丛书背后,是出版商通过精耕细作积累起来的精确的文学判断。

作者:本报记者徐阳编辑:卫诗

上一篇:浙江昂利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关于与广州白云山化学药科技有限公司
下一篇:《中国机长》电影宣传,杨颖客串1分钟竟然占了主角的C位